作业帮推出辅导老师“家庭陪伴计划” 让教育更有温度

  近日,作业帮郑州分校短训班的辅导老师陈威振在公司楼下面馆给老板的儿子“义务”讲题被同事拍下。不到10分钟,陈威振就把一道复杂的初一数学题讲得明明白白,甚至还在考虑能否运用作业帮的“大招”获得更快的解法。

  尽管并非自己的学员,但“解惑”早已成为陈威振身为辅导老师的一种习惯:“孩子遇到了学习上的问题,不管是不是作业帮的用户,咱作为辅导老师,都得要对得起‘老师’这两个字。”

 

  辅导老师可能是21世纪真正的“斜杠人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份新兴职业开拓了“老师”的维度。课下讲得了习题、改得了作业,监督学习和陪伴成长两不误,很多时候还能充当孩子与家长之间矛盾的粘合剂。

  2020年9月,作业帮推出辅导老师“家庭陪伴计划”,与北师大心理专业等专家团队合作,旨在当辅导老师处理学生与家长的情绪问题时,为他们提供更多系统性的帮助。

  仅仅两个半月,就已有2500名辅导老师自发响应参与,跟进了170多个典型案例,涉及孩子问题行为、家长教养方式、亲子关系、家校沟通等问题。

  在线学习服务师登场 逾九成持有高学历

  辅导老师,其实是在线教育这个赛道进一步职能细分的产物。它的正式名称叫作“在线学习服务师”,2020年被人社部认定为一种新兴职业群体,指的是在线上教育中为学习者提供个性、精准、及时、有效的学习规划、学习指导、支持服务和评价反馈的人员。

  常常有一种误解,以为辅导老师主要负责沟通和“卖课”,在专业功底上比不上主讲老师。但其实,辅导老师比想象中更加“全能”。

  今年9月,国内最大的K12在线教育平台作业帮联合北京师范大学统计学院发布《2020年在线学习服务师(辅导老师)新职业群体调研报告》。

  报告显示,在作业帮等一些头部的在线教育企业,辅导老师的工作内部包括新生家访、催到课、出镜、跟课、批改作业、答疑解惑等多项内容。此外,辅导老师还承担了制定学习规划、心理疏导等工作内容。

  辅导老师的人群的画像显示,这一群体主要为95后,九成以上从业者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超过七成为年轻女性。

  这意味着一种更接近“亦师亦友”的相处方式:他们拥有高学历带来的专业水平,和更细腻的同理心,更贴近05后、10后的生活经验。

  充当亲子间矛盾粘合剂 提高沟通有效性

  必须要承认的是时代变了,教育环节上的每一个人——学生,家长,老师,担子都比10年前变得更加沉重。重压之下,人们的情绪经常倒向家长与老师之间的敌视,互相埋怨对方做得还不够多、不够好。

  “对立”只能是火上浇油,更值得社会探索的方向,是给这些压力找到更多的出口。尽可能去弥合被焦虑支配下,那些因沟通不善带来的裂痕。

  作业帮成都分校的辅导老师闫本琼,就曾经这样解开过一个学生的“死扣”。班上一个名叫萱萱的三年级学生,眼看着从活泼开朗变得消沉没干劲,和家长之间的话也越来越少。

  通过与她妈妈电话长谈,闫老师才发现了问题的症结在哪里:无论在家里还是平时在学校,萱萱得到的认可与耐心都太少了。

  这个二胎家庭里,有着无数家庭教育困境的缩影:爸爸总是缺位,妈妈工作十分繁忙,有限的好脾气与时间让她常常觉得“孩子有点笨,讲题讲不清楚就忍不住发火或者打她”。

  在学校好不容易作业表现突出一次,老师也不以为意:“你这个能做对,不是因为你自己,是因为你有家庭教师”。连萱萱妈妈都难以释怀这样的轻视,在电话中对闫老师哭诉:“就表扬她一下,会怎么样嘛!”

  无独有偶,作业帮西安分校的李榕老师,也曾像这样解决过一对母子之间的难题——打游戏。母亲心急如焚,辅导老师也花了不少工夫,才用聊游戏、表情包斗图这样令人放松戒备的方式,听到了福建男孩田田真实的心声。

  原来,田田并非不想好好考大学,只是自控力太差。在游戏中获得的被认可感——每次带队友获胜,队友会一个劲儿夸他“厉害”、“大神”,这成了他在学校和生活中唯一的成就感,让他忍不住沉迷其中。

  妈妈因爱而生的指责和焦虑,那些过于急切的关心,反而对他来说是避之不及的压力。这样的情况见多了,辅导老师们反而很难苛责家长的强势。他们在电话里听过太多父母焦急得没有头绪的求助,也听过他们无奈的苦水:“等你真的做了父母,就不可能永远那么有耐心了”。

  这话不假,但也使辅导老师们所做的工作更显珍贵——他们先填补了这块缺失的拼图,然后帮助那些被焦虑伤害的家庭重新聆听对方。

  在线教育的发展大大弥补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后果。辅导老师这一职业的诞生,也是在推动这一过程能真正落实到孩子的书桌上。有些三四线城市的孩子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课后作业遇到的问题不知该找谁问,线上的辅导老师及时填补了这个空白,让孩子免于掉队。

  李榕老师还帮助过一位来自河北小县城、父母离异的15岁女孩。女孩平时极其缺乏安全感,渴求用知识改变命运,却差点因为经济条件终止在作业帮的学习。幸而李榕老师细心开导女孩,并帮她申请了作业帮的助学金,在这条艰难的逐梦路上拉了这个孩子一把。

  推出“家庭陪伴计划” 已跟进170多个典型案例

  面对教育这件事,没有一个家庭里的矛盾和难处是完全相同的。作业帮的辅导老师也常常接收到孩子与家长的“求救”信号,希望自己能提供给他们更多的支持。

  面对这种需求,作业帮于今年9月底推出了辅导老师“家庭陪伴计划”,与北师大心理专业等专家团队合作,旨在当辅导老师处理学生与家长的情绪问题时,为他们提供更多系统性的帮助。

  仅仅两个半月,就已有2500名辅导老师自发响应参与,跟进了170多个典型案例,涉及孩子问题行为、家长教养方式、亲子关系、家校沟通等问题。

  虽然辅导老师的关照与专业人士的介入也并非一劳永逸,最大的难点也正在于,一种教育习惯和认知不可能三天之内就改变。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教育工作者,想在课堂之外也为孩子撑起一把“保护伞”,扫除他们的学习生活中本不该有的荆棘。

  无论是辅导老师这一职业的普及化,还是作业帮“家庭陪伴计划”的支持,它们都是一种全新的探索,更代表着一种返璞归真的反思——让学习回归学习,教育回归教育。

相关阅读